当前位置:淮口朱穆网>健身>正文

光明日报:整治手机App越界索权乱象须靠法治手段

2019-07-12 04:55:59 来源:淮口朱穆网

据中国法院网消息,宗某是江苏南通某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6年10月2日,他以公司及个人名义向许某借款50万元,说好一两个月就还,后来不仅没还款,人还“失踪”了。

几年前,通过电击、重体能训练等方式帮助青少年戒网瘾的事并不少见,部分戒网瘾机构还被一些家长当作“名校”追捧。然而,这类戒网瘾机构致残、致死案件偶有发生,多位花季少年用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让社会认清了这类机构戒网瘾方式的危害。

一个无关痛痒的手机App,却绑架勒索了用户几乎所有的隐私权限——表面看是初创期软件业的流氓习气,说到底,折射的其实还是业界标准缺位和隐私保护连带责任缺失。

App越界索权有什么危害?一组数字更直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截至去年11月,中国移动用户总数达9.22亿户,中国电信累计达2.9978亿户,中国联通累计达3.13亿户。在4G用户占绝对比重的事实之下,如果移动端手机App越界索权成为睁只眼闭只眼的明规则,个人信息“裸奔”必然是个大概率事件,其带来的数据安全系统性风险更是不容小觑。这些年,从斯诺登到维基解密,从暗网买卖到Facebook数据泄露……大大小小的信息漏洞事件,往大处说关乎信息流动安全与公共治理秩序,往小处说影响互联网生活与体验。

数字经济时代,个人隐私风险与网络生活便利如影随形。个人信息的不当扩散与不当利用,已逐渐发展为危害公民民事权利的社会问题。若干年前,实体表格与合同上的个人隐私,如今很可能在安装手机App时通过一个“默认勾选”按钮就可暴露出去。越界索权的手机App,早已成为过度采集个人信息的重灾区。

合法、正当、必要,是App运营商采集用户信息的底线。说得更直白一点,大概就是“非必要不索权”的基本原则。索取的权限超过了软件本身的服务功能,其背后的居心难免让人浮想联翩。2016年12月,《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对外发布。这一规定指出,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所提供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不得调用与所提供服务无关的终端功能。不过,面对海量的手机App,这个“不得”的禁令,有点像大而无当的补课禁令一样,最终被乱象与沉疴所掩盖。此中问题大概就两个:第一,谁来判定这些权限调用合规还是不合规?第二,如果有软件运营方不守规矩,谁来责罚、能否罚出痛感?一句话,制度设计和监管职能若不能建起有效的防火墙,用户的个人信息只能“不设防”。

在绩效运行监控管理方面规定,省业务主管部门要重点选择本部门重大专项以及支出进度缓慢、管理基础薄弱的项目开展绩效运行监控。省财政部门选取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重大支出政策和项目进行重点监控。

在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花孖村,苗族群众在聚会中喝重阳酒。

“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这话不仅适用于公权领域,同样适用于互联网世界。越界索权的手机App,该用法治化的责任担当来约束其安装与服务行为了。

1月23日上午,海南陵水县法院出警20人、海南一中院出警10人、万宁法院出警8人、文罗镇、群英乡及南平农场派出联防队员12人协助,共计50人,前往陵水县南平农场对一起物权保护纠纷案进行强制执行,将涉案土地上的2000棵菠萝蜜树全部移除,并现场司法拘留3名妨碍执行公务人员。2名陪执员、2名镇人大代表和2名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到现场监督执行全过程。

装个软件看视频,却要监听你的电话;下个软件来导航,却要掌控你的联系人……动辄就要用户默认交出所有隐私权限,搞得民众的手机就像个不设防的大工地,谁都能在用户的“房子”里砸个窗、开个门,破窗效应之下,大小软件都把“大权限”索取弄成了明规则。不久前,中消协发布的《100款App个人信息收集与隐私政策测评报告》显示,91款App列出的权限存在涉嫌“越界”现象。

(作者:邓海建,系媒体评论员)

据搜狗公司透露,随着“搜狗分身”技术能力的不断提高,AI合成主播的定制周期也大为降低,合成效果和稳定性也有着显著提升。仅靠少量用户真实音视频数据,即可快速定制出高逼真度的分身模型,帮助媒体在融媒体转型、新闻时效性、跨语种传播能力等领域升级。此次发布会同时发布的全球首个AI合成女主播,正是“搜狗分身”技术持续复制不同类型、不同特点AI合成主播能力的一个体现。

经了解,事发时只有小女孩和哥哥两人在家,父母都外出上班了。哥哥在出租屋内看电视看得很着迷,妹妹骑车外出他也浑然不知。李锐章随即电话联系了小女孩的父亲,提醒对方要照看好孩子,还要教育孩子不能乱跑,避免发生意外。

近日,在使用个人所得税App申报个税时,出现了许多申报人“被就职”现象,一个人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就职”于千里之外。不少人认为,自己的身份信息很可能被盗用,从而导致“任职受雇信息”出现异常。

解决手机App越界索权乱象,办法有两个:从前置责任来看,做好软件上架前的审核,把那些莫名其妙就要求用户开“大权限”的软件清理出去;从后续管理而言,厘清权责关系,开了多少权限就要承担多大责任——比如手机使用者在个人信息上出了问题,所有涉嫌索权的App运营商都要承担连带责任。

2014年,有几家媒体记者到南庄村采访,刘素珍带领他们看古建、钻地道,走到哪讲到哪。结束采访时,一位记者找她要一些解说词和相关资料。她笑着说:“没有,所有的解说词都在我的脑子里。”这位记者竖起了大拇指。

上一篇: 通讯:核禁区内的大工地——走进福岛污染土处理设施 下一篇: 黄鼠狼“赖”上警车“捉拿归案”却一波三折